荆山,是一块中华民族的破晓之地
发布时间:2016-09-05 15:17:02   

荆山塬下   荆山,位于富平县治南缘,渭河平原的二级台原上,海拔500米。它不是一座山,而是一道高出周围平原一百多米高的黄土大塬,它
 
荆山塬下
 
   荆山,位于富平县治南缘,渭河平原的二级台原上,海拔500米。它不是一座山,而是一道高出周围平原一百多米高的黄土大塬,它南北宽约4、5公里,东西长约20公里。东与西安市阎良区相接,南、西与咸阳市三原县为邻。
  荆山,是一块中华民族的破晓之地,历代帝王的皇家私人禁苑。
  历史上,著名诗人李白、杜甫、王安石、班固、苏轼、知名诸侯秦穆公、秦孝公及汉唐皇帝汉高祖刘邦、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唐玄宗李隆基、武则天多次登塬祭祖,踏青野游。
 
 
  从东往西,依次是汉太上皇刘执嘉的万年陵,唐高祖李渊的献陵以及60多座藩王嫔妃的陪葬墓群。众星拱月,景色蔚为壮观。
 
 
  李渊将陵寝选在这里,还因为荆山是唐尧虞舜的初兴之地。
   遥在龙山文化、半坡文化时期,从周围阎良、临潼、三原、耀县数十公里数百个如此集中和相当规模的遗迹群考古和发现证明,这里曾是华夏先民的聚落中心。
   黄帝铸鼎,革新百姓的爨炊饪具,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大禹铸九鼎,以华山为坐标,将天下分为九州,把九鼎作为传国重器,标志着国家的建立和中华民族的创立。
  这里的地名多与“龙”有关,化龙堡、龙桥沟、卧龙村、盘龙湾、铸鼎村。铸鼎村在李渊献陵西北方向的一个村子,是当年黄帝铸鼎和工匠们劳作和休息的地方,前几十年铸鼎古村古城墙还在,文革后,挖城积肥,当肥料上到庄稼地里去了。
  盘龙湾,隐含地势盘龙卧虎之意。从现存遗迹看,当为尧舜禹的京师所在。盘龙湾聚落城防东西北三面为沟、河天堑,西面深沟是自然形成还是人工开挖,有待专家进一步考证。南面是一条十公里长的作为防御功能的人工壕沟。盘龙湾内城面积约30平方公里,有两个西安明城大小。遗迹遗存面积长约1000米,宽约500米,文化层灰坑有10余处,坑深2米左右,每个坑面积在8----16平方米。如此的集中和规模,在所有探明和出土的仰韶、庙底沟类型的文化遗址中实属罕见,只有王都才具有这样的气势。
 
 
 
  石川河,古称漆水沮水,发源于铜川市北和耀县西,流经富平叫石川河。石川河从富平城西北而东南蜿蜒流过。两岸平畴旷野,村落相连,河渠绕田,禾麦盈阡,遇到荆山塬阻挡,在城西南开始调头东流再转向东南,在荆山塬北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型,很像中国古代风水先生使用的罗盘。至此,河川与荆山交错,荆山与河水相映,荆山凝聚着山塬的淳厚与庄重,石川河则溶聚着河川的造化与包容。这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钟灵毓秀。
 
 
  早在四、五千年前,我们的先民就生活在这里,塬上塬下农耕稼穑,石川河里汲水捕鱼,那生活劳动的快乐场景,映衬着华夏民族的繁荣和壮美。《诗经-周颂-臣工之计-潜》写到:
                                   綺与漆沮,潜有多鱼;
                                   有鱣有鲔,鲦鲿鰋鲤;
                                   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唐末及后来的宋元明清至今,地球进入了小冰期,西北乃至整个北方,干旱频仍,最终在20世纪70年代,由于上游截流,石川河终于结速了它千万年的流淌----断流了。
 
 
   旧时,一富平知县,曾用其秀美写实的笔触自豪地描写他治下的富平水乡景象:
                                   北城外,水流桥上桥下;
                                   南门外,稻子莲花;
                                   西门外,圣佛寺一座宝塔;
                                   东门外,杜村堡千家万家。
  今天的西城外,宝塔仍在;东门外杜村堡由于咸铜铁路贯通穿境,融入到了发展中的新城;而北门外南门外的水流和荷湖稻香因时间的远去已消逝,成了人们的记忆与陈迹。
  2013年,富平县委县政府根据县情民意,投入巨资开始对温泉河石川河工程复兴改造,2014年年底,温泉河湿地公园建成通水。紧接着,2016年5月,在风水罗盘地段,石川河国家级滨河公园初告建成,久违了四十多个春秋干涸荒芜的河床,终于迎来了泾惠渠的一泓碧水。鸟儿飞来了,笑对蓝天。壮美荆山,两岸树木,倒映河中。游人欢声笑语,流露着多年企盼的满足。
    “民生之初,自土漆沮”《诗经-绵》。“漆沮之从,天子之所”《诗经-小雅-吉月》。自远古以来,中华先民就在这里繁衍、生息、筑城、立国。黄帝铸鼎荆山,后稷教民稼穑,唐尧虞舜,大禹治水,曾经的共和禅让,民主治邦,透射着富平先贤的远古文明的曦光。
 
 
 
 
  古邑富平的壮美,在于它还是一部刚正不阿不断进取的奋斗史,是推动中华民族中国历史前行的原动力。夏朝末年,朝廷腐败,公元前1700年,富平部落首领不窋联合就近几个部族,反抗朝廷,几次战争都失败了,不窋的农官被罢免。部族面临潜在危险,不窋不顾个人得失,临艰涉险,毅然做出了整部族迁徙鬼方(今甘肃庆阳)------让中华命脉清水长流的决定。
  成千上万的富平先民,肩抗农具,携老扶幼,面对生死抉择,背井离乡,翻过石门关,去开辟新的生存发展空间。
  在鬼方,不窋牢记祖训,带领部族劈荆斩棘,以农为德,开发董志塬,“陶复陶穴”,西迁歧山,终于在公元前一千多年,灭商建周。周王朝的建立,形成了华夏族成为中华民族的主体,促进了国家组织的完整和版图的巩固,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发展史上辉煌耀眼的一页。
 
 
 
  纵观五千多年,在富平这块热土上,英雄豪杰人才辈出。黄帝炎帝一统华夏,盘龙湾尧舜禹从部落联盟迈向国家雏形;周姬族从这里出发,奠定了巍峨的八百年基础;王翦、王賁父子指挥千军万马,横扫六国;魏征、杨爵直言进谏,位高不忘黎民苍生;“孙丕阳不转堂”,百年青史留名;张青云身陷危境,力抗敌夷,为的是中华领土完整;布衣李因笃饱学诗才誉衔“关中三李”,刘允中、张正宝离家外任,造福治地的一方百姓;胡景翼,焦子静同盟会推翻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 ------满清。
  1913年,同在荆山塬下,古漆沮河畔,一个世代为农的庄户人家诞生了一个农民的儿子。荆山塬下,他跟父辈学习种地,漆沮河中,他和孩童们摸鱼捉虾;他读书,求真知,他从这里出发,上照金,开创红色大西北。1978年主持广东政务,问鼎改革开放。
 
 
 
  上世纪60年代初,一场天灾人祸引发的全国范围内的饥饿灾难,在富平漫延,灾民身体已浮肿,幼儿嗷嗷待哺,命悬一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他,从一份内部简报中看到本县东北一个公社因长时间绝粮将一个哑巴女推入井中。生灵涂炭啊!他彻夜难眠,他毅然不顾自己被撤职、下牢狱的可能,竭尽其力,出良方,调配余缺,给富平饥民打开了一扇逃生的窗口。
  勇气和执着的热爱抚平了灾难的伤痕,富平三十万父老知遇并从此永远记住了一个恩人的名字,家住荆山塬下,石川河畔的农民的优秀儿子-----习仲勋。
  凤凰涅槃,欲火重生。富平,这古王畿之地,她从中华远古的黎明中走来,数千年来,持续的农业经济,錦秀山河如故。但生于斯长于斯的八十万儿女,正在改革开放潮的涌动下,以从未有过的热情和干劲,日新月异地建设、富平的明朝更好看!

上一篇:年轻一代怎么看待银行?
下一篇:刀锋 | 两只黑天鹅,就要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