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堂”岛:一个残害700多名中国劳工的世界遗产
发布时间:2017-07-27 11:32:23   

来源:广东共青团从当地时间7月3日开始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电子屏幕上出现了一段特殊的视频这段视频为世人

来源:广东共青团
从当地时间7月3日开始
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电子屏幕上
出现了一段特殊的视频
这段视频为世人揭示了
一段二战时期鲜为人知的黑历史
视频名为《军舰岛的真相》

军舰岛
一个被众多旅游者
誉为“天堂”的地方
就在前几天
是军舰岛“申遗”成功两周年
  
然而,事实上“军舰岛”
的真实名字其实是
“地狱岛”
因为
这座岛上
埋藏着无数中国人的冤魂
距离日本长崎15公里的海上
军舰岛远离尘嚣,气候爽朗
来往的游客盛赞其为“天堂”
由于外形酷似军舰
人们都叫它军舰岛
时间倒回100年
那时日本人在军舰岛的海底
发现了储藏量巨大的煤矿
这对于资源极度匮乏的日本来说
简直是天降的财富
于是没过多久
日本三菱公司就买下了这座岛
来开发海底的煤炭资源
悲剧由此开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后
日本政府强行把41000名中国人
运送到日本
其中的3765人被分配给三菱公司
这些中国同胞被赶到军舰岛上
没日没夜地挖煤
除此之外
还有近6万名来自朝鲜的劳工
被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岛上
以至于当时的军舰岛
每公顷的人口高达1391人
成为了当时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很快,地表附近的煤被挖完了
日本人就强迫他们继续往下挖
到后来
甚至挖到了海平面以下1000米的深度
那里的中国同胞
受到了日本监工非常残忍的对待——
每天的食物
是榨豆油剩下的残渣
根本吃不饱
久而久之,他们的身体瘦得像骷髅
极度饥饿的中国劳工们
还必须在完全黑暗的海底煤矿里
忍受高达45度的高温
没日没夜的挖煤
“如果我们不能完成每天的指标
我们立刻就会被痛打
我们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
如同奴隶一样被对待

今年89岁的军舰岛幸存者
孙仲吴(音译)回忆说
1942年被强征到岛上时
他年仅14岁
到达军舰岛之后
他被分配到了一个极小的房间
与另外10个同胞住在一起
“我们被日本监工监管
那些监工带着日本刀
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考虑过跳海自尽

“那的建筑都是黑灰色的
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军舰岛被高耸的水泥墙包围
站在岛上触目所及全是汪洋大海
整个岛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监狱
然而事实上它就是个巨大的监狱

日本人要求所有劳工
全身上下只能穿一条内裤
任凭他们被煤炭染得一身黑
脸也被染黑,只有眼球是白色的
不少人逃跑跳入海中,结果溺死
或者不堪其辱,自杀身亡
没有人能活着逃出这座岛
“我那时很年幼,又极度饥饿
却要完成成年人才能完成的工作
安全帽绑上4公斤的头灯电池
让我几乎无法承受
一张床必须和十多个人共用
床上到处都是虱子
周围蚊子嗡嗡作响
食物难以描述的恶劣
令人作呕
只有一点点米饭
汤和其他一点东西

与此同时
岛上却存在着另一种
截然相反的生活——
日本人住在岛上的豪华公寓里
到酒吧喝酒,去舞厅跳舞
对窗外受苦的工人们嗤之以鼻

在将近100年的时间里
军舰岛一共出产了1570万吨煤炭
成为了日本最主要的煤矿产区之一
而这背后
是日本犯下的滔天的罪恶
孙仲吴的许多同伴
被深埋在地下煤矿中
再也没能回到自己的故乡
截至二战结束
共有722名中国劳工(三菱公司称)
以及1442名朝鲜劳工(韩国官方称)
在军舰岛上被折磨致死
到了上世纪70年代
全世界开始用石油代替煤炭作为主要能源
煤矿业日渐衰落
日本开始关闭全国各地的煤矿
1974年
日本三菱公司撤离了岛上所有的工人
正式关闭了军舰岛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到了2009年
日本政府重新开放了军舰岛
当作旅游景点
供全世界的游客参观游览
并且在导游词中
删掉了所有关于中国和朝鲜劳工的内容
2009—2012三年间
军舰岛游客突破23万人
为日本贡献9亿日元收入
登上军舰岛的中国游客们
在岛上说说笑笑,合影拍照
日本导游骄傲地讲解:
“岛上的这些房屋
是日本第一批混凝土结构的高层建筑
再说说工资吧
60年前军舰岛的日本管理者
月薪有50万日元
按现在的汇率是2.6万人民币

聆听着导游的讲解
不少中国游客在游记里写道
“这里简直是天堂”

而在日本人眼中
军舰岛不仅不是罪恶之地
反而是大和民族的骄傲
一位姓木藤的日本游客说
多数日本人都把军舰岛
看作日本近代繁荣的象征
代表日本近代工业革命的遗产
日本跻身强国的符号之一
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
日本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事
2006年
日本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
希望把军舰岛列入世界遗产

2015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
日本申报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其中就包括军舰岛的煤矿坑
当时,日本驻联合国大使佐藤地承认了这段历史
“20世纪40年代,
确实有大批韩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劳动者,
违背自身意愿,在部分遗址所在地被强制劳动。”
但不久后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否认了“强征劳工”的说法
他说,大使所说的“强制劳动”
并不意味着“强征劳工”
此外,日本政府在进行申遗时承诺
将成立一个信息中心,让世人了解这段史实
然而两年过去了,日方并没有履行诺言
军舰岛申遗成功
日本群众雀跃的同时
却遭到了韩国上下的强烈抗议

韩国政府会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人
当面表达了反对态度

韩国综艺节目《无限挑战》
借综艺之名登上军舰岛
向韩国国民科普了军舰岛的历史

韩国导演柳承莞
把军舰岛的历史拍成了电影
同时
《军舰岛》电影团队
还联合5500名韩国网民
共同募资2亿韩元,制作了广告——
《军舰岛真正的名字是地狱岛》
在纽约时代广场
播放了整整7000遍
视频制作者之一、韩国诚信女子大学的教授说:
“视频最后我们要告诉大家,
‘军舰岛’的真实名字其实是‘地狱岛’。”
他希望借此机会,让全世界了解那段黑历史。
▲在时报广场一块最大电子屏幕上循环播放
孙仲吴老人说
军舰岛的世界文化遗产申请
重新揭起了他的伤疤
让他难以自制:
他怒问道"这叫什么事?"
他又回忆起了那个强横的邻国
将他和他的同胞抓走做强制劳工的感觉
“对我们的苦难,
我们的伤痛的承认又在哪?

前几天可可西里、鼓浪屿申遗成功
又重新唤起了许多人
对日本的这个另类“世界遗产”的关注
而或许我们现在能做的
就是在身边朋友想去军舰岛度假时
告诉他
那里
不是天堂
是地狱
▲被掳掠到日本的中国劳工照片
观 点
看到关于军舰岛申遗,完全不提中韩劳工黑历史等等的报道,有人或许会疑惑,旧日本帝国不是已经随着战败和战后“民主化改造”一去不复返了吗?为什么日本现政府还要抹杀这段历史,对军舰岛的历史大加美化,难道就不能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历史上犯过的错误吗?
事实上,许多人可能并不了解日本战后的政治生态——美国主导的日本民主化改造的确阶段性地摧毁了日本军国主义大本营和军部,但是由于二战之后的“美苏冷战”和“朝鲜战争”,为防止日本共产党坐大,对抗日本被“赤化”的可能,并将日本打造成对抗共产主义的远东堡垒,包括裕仁“天皇”在内的许多罪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在这群通过肮脏的利益交换逃脱惩罚的罪人中,就有曾担任东条英机内阁工商大臣,负责奴役中韩等国劳工的甲级战犯岸信介。
那这和日本军国主义回潮以及对历史罪行的否认有何关系?要知道,岸信介的家族在日本可是被称为“一门三宰相”的望族!前甲级战犯嫌犯岸信介居然在1950年当选为众议员,重新开始了他的政坛生涯,并于1957年2月成为了日本首相,并一直连任到1960年。
而在这之后,岸信介的弟弟佐滕荣作(岸信介本姓为佐藤)于1964年至1972年连续担任首相。而岸信介的女儿则与同为日本政治望族的安倍家族联姻,结果就是岸信介的外孙,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诞生。
这样的政治生态,又如何能够指望日本现政府正视那段为广大亚洲人民带来苦难的罪恶历史? 如何能够指望日本现政府真正反省以往所犯的错误?
或许,日本政府是到了该拿出点诚意,真正为和平与发展做贡献的时候了。
内容综合资:酷玩实验室、人民网、共青团中央
--征文&招募--

上一篇:厉害了我的宝!扫码坐公交免费得公交意外险!
下一篇:东南沿海是城市,青藏高原多山石,反击印度天然好战场!